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搜索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 管理
行业信息文章详情

2017年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评论——以全球建筑双年展的迅速增长为背景

2018-01-12阅读 0 世界建筑 我要关注

2017年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评论以全球建筑双年展的迅速增长为背景

A Critical Review of the 2017 UABB (Shenzhen): Seen Against the Rapid Growth in Architectural Biennales Worldwide 


和马町/Martijn De Geus


摘要:2017年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后文简称深双)的评论,该展于2017年12月15日在南头古城开幕。策展人是本地建筑师刘晓都、孟岩及艺术家侯瀚如。考虑到过去20年中全球各地雨后春笋般涌现的建筑双年展,这篇评论将2017年深双置入一个关于建筑双年展理念发展的较宏大框架之中。它延续了亚历山大佐尼斯对当今建筑双年展“除提供一个让建筑师交流思想的机会之外”[1]扮演之角色的拷问。这与深双的出发点尤为相关,因其组织者声称这不是“艺术展柜”式的传统类型双年展,而试图展现与周遭高速城市化进程直接相关的社会、城市与建筑活动。本文包括3部分:其一,简要回顾全球双年展的起源、意图和崛起;其二,深双自2005年 2017年在深圳语境下的发展;其三,评论本届深双的架构、策展思路和执行手段。结论则归纳了2017年深双在建筑双年展世界中的位置。


关键词:双年展,建筑,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评论,特别报道


1 序言:全球双年展的起源、意图和崛起  


21世纪初以来,建筑双年展在全球各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过去20年中新出现了25个建筑双年展,这个数字远高于世纪之交时双年展的数量它们皆始于20世纪下半叶,一个在欧洲的威尼斯,其余大部分在南美(巴西、阿根廷和智利)。图1和图2分别展示了双年展爆炸式增长的时间线及其全球分布地图。双年展(biennales)1)、三年展、设计周及其他周期式活动无疑已成为当代建筑文化的重要部分。那么,双年展的意图究竟是什么?


若追溯“双年展”概念的源头,会发现该词本身并无意义。它无非意味着某个活动每隔一年举办一次。然而比技术性描述更进一步的是,这个词“承载了制度性的意义,意味着一个周期性的活动或聚会,往往是全球性的,且大部分是文化性的”[1] 


第一届双年展于1895年在意大利威尼斯举办,它被认为是当今所有双年展的雏形[2]。第一届威尼斯双年展的内容和结构有着很强的政治意味,因为它“将威尼斯文化的光辉”挪用为意大利统一的部分。1895年第一届展览是由意大利国王和皇后揭幕的。[1] 除了塑造文化认同感的政治意义之外,双年展也具有强烈的经济意图,即促进欧洲当代艺术的市场机会并吸引游客。时至今日,威尼斯双年展已成为名符其实的西方当代艺术风向标,兼具商业成功及旅游吸引力,同时又维持着作为一处严肃文化平台的特征。


自1980年起,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从威尼斯双年展脱离,成为一项独立活动,但仍采用相同的程式。如今,艺术双年展在奇数年举办,建筑双年展则在偶数年举办。自此,它让威尼斯逐步在建筑界获得一定的话语权,就像它在艺术界一样。


随着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的地位崛起,吸引着艺术级的思想者和实践者,这项活动也为城市及其组织者带来巨大的商业成功。一届双年展能够吸引逾25万专为双年展而来的游客,由此产生住宿、饮食、商品和门票收入。开创性的策展人雷姆库哈斯于2014年“第一次将展览从3个月扩展至6个月”,将它转变为“不限于专业人士的展览”,增加了“活动、论坛、讲座及表演”[3] 


或许大量新涌现的双年展可通过此现象以解释,原因是其他城市看到威尼斯双年展作为一个顶尖国际平台的成功,也看到它将威尼斯兵工厂这样的废弃城市区域转变为商业及文化发动机的潜力,其影响力可扩散至更大的城市区域。如此说来,政治目的依然是双年展的首要因素,它能帮助塑造主办城市的形象、重塑文化认同感,就像第一届威尼斯双年展的初衷一样。


比起建筑双年展,威尼斯艺术双年展具有更强的政治和文化意义,它聚集了全球各地不同主题及风格的艺术家,就像它在一个多世纪前那样,而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的发起却是通过推动“明星建筑”以建立起世界影响力,借助“明星建筑师”来吸引观众。的确,或许今日威尼斯对于双年展的经济依赖度如此之强,以至于它已“厌倦作为新思想的窗口”[2] 


如今,威尼斯的“明星双年展”成了主要的商业及旅游驱动器,而纷纷涌现的其他双年展亦试图效仿这一成功程式,高举大胆的宣言、邀请明星建筑师,有些甚至宣称要“创造新的历史” 2)。那么,深双在这一领域还能有何作为?


既然深双的组织者声称这不是“艺术展柜”式的传统类型双年展,而是为了展现与周遭快速城市化进程直接相关的社会、城市、建筑活动,那么这种模式是否可能触及“一个全球化世界中建筑的真实问题”呢?


1 依时间顺序排列的建筑双年展的兴起概览




2 世界地图中建筑双年展的兴起概览


3 深圳双年展的区位发展(1-3 绘图:和马町,西蒙哈恩斯塔/Simon Henstra)


2 走进深双:城市变迁的展示窗口


深双于2005年由深圳市人民政府发起,后由深圳和香港这两座相邻城市共同筹办,创始于珠江三角洲快速城市化的地区背景下。深双一个持续性的核心主题即城市主义及城市化,它意图强调组织者的理念“建筑属于城市,故对建筑的探讨也应放在城市文脉之中”。深双采用了建筑双年展的通用命名及程式,但声称其意图不止于建筑展览,而聚焦于“中国前所未有的快速城市化进程以及城市和城市化问题的宏观背景”[4],是一扇展示城市变迁的窗口。若审视深双这一初衷的发展,会惊讶地发现“展示城市变迁”的理念逐步在字面意义上将双年展的举办地整合于城市环境之中。它的举办地几乎每届都在变化,而举办地的城市发展进程一直是核心的展览主题。实际上,在大部分深双(如2005、2007、2013、2015及2017)中,策展团队都积极介入到展览举办地区域的城市更新之中。


例如,2005年第一届深双在华侨城创意文化园举办,它是一个将1980年代老工厂改造为办公及住宅的项目。该届策展人为张永和,探索了与深圳城市发展相关的思想和概念,尤其关注创意文化园区域和城中村。类似的,2013年主题为“城市边缘”的深双由奥雷伯曼(Ole Bouman)、李翔宁、杰弗里约翰逊(Jeffrey Johnson)策展,改造了蛇口片区两个废弃的工业场址。原广东浮法玻璃工厂被改造为一座“价值工厂”,而蛇口车站区的一座老仓库被改造为“边界仓库”。这些区域成了城市更新进程的主要会场和佐证。至2017年,策展团队选择南头古城为主会场,这是一个可追溯至晋代、拥有1700年历史的古村,如今置身于深圳现代城市肌理之中。选择南头,一定程度上是为了打破一个流行看法,即认为深圳是一座“只有40年历史”的城市,是1980年才建立的经济特区。在城市发展进程中,古城形态随着村落的城市化而发生改变,并再次被城市所环绕。更重要的是,像之前几届深双一样,南头古城的获选是因其展示城市变迁、并利用深双平台介入这一变迁的潜力。主策展人孟岩在开幕式上讲道,“通过深双,我们希望在这里(南头古城)叠加一层新的肌理,让当地居民得以逐步改善并提升他们的居住环境,” ……“我们希望藉由展览空间伴随的空间更新、建筑与艺术介入、组织各类活动,为南头古城的更新及广义上的城中村更新提供一个替代性的实验契机”(表1)。



3 2017深双“城市共生”:从城中村开始


论及2017年深双的主题,其标题“城市共生”试图表达对单一元素的多元阐释。这个英文标题或许并不完全清晰或语法正确,但却恰当传递出策展人希望我们如何观看双年展及其城中村环境的讯息。像南头古城这样的城中村,占据了深圳近1/6的城市用地,容纳了深圳2000万人口中的近900万。这些城中村在有限的土地上采取高密度的城市化模式,用深圳16.7%的土地容纳了45%的人口[5]。策展人希望借助这一事实,迫使我们作为观者,重新思索对城市定义的看法。展览主题对多样性的探讨类比于“一片生发于多样性、具有不同物种及不同观看方式的原始森林”,意图强调多样性、差异、混杂性、内生的抵抗在今日城市概念中的重要性。


展览主题在根本上是为了凸显对社会、文化和空间层面不同源头、不同身份和不同价值的认可及接纳。它意图反抗主流的“中央集权”式城市发展及建筑价值观。相反,它主张从人文主义视角,尊重地域性价值和城市生态系统的平衡。策展人说,他们希望“反对纯粹……支持混杂……抵制正统的现代政治-空间观及其美学……修正单向度的‘进步主义’历史观”。这届展览不乏野心。他们将深双作为观察南头混杂城市生态系统的窗口,试图将这一模型作为当代城市之外的替代选择。在这里,“想象力、自由思想、创造城市的热情共生而共存。”[5]


如今,这一愿景是否实现了?我将会描绘几个主要策略及展览元素,它们都切实地贯彻了策展人的野心。


(1)展示南头城市化进程的复杂机制。


在整个展览中,从展览纲要、策展过程到开幕典礼,所有社会团体都参与到这个城市化进程中,被给予均等的发言权,包括当地社区、建筑师、艺术家、地方政府、开发商等等。本届深双不仅展现了这一过程的结果或成功,也揭示了城市化进程的机制,并开诚布公地面对现存条件下的困难,由此提供了一个评论和辩论的综合构型。例如,主会场的一个部分详细展现了现存南头城中村的建造经济、城市发展、生存境遇和物质空间(图6)。


4 南头古城的入口大门


5 深圳城市脉络中的南头城中村


6 南头城中村情况展示


(2)南头城市肌理中的建筑针灸式干预。


其二,一系列“建筑针灸式”干预设施被设置在南头古城的若干重要位置。这些干预手段在长期发展计划的概念框架下,按照当地社区的意愿重新利用残破的、或非法的社区设施,将其改造作为2017年深双的主会场,同时也服务于当地社区的需求(图7)。


7 针灸式的建筑干预(4-7图片来源:UABB)


(3)开设一座拥有精心挑选的、深度的、珍贵的背景阅读书目的“快闪”公共图书馆。


在由工厂建筑改造而成的主会场内,图书馆拥有一块宽敞的空间,展示关于中国及国外城中村及相关城市化话题的图书、研究和档案(图8)。


8 快闪公共图书馆(摄影:张超)


(4)艺术与建筑共存;艺术作为社会批评家。


这届深双在一定程度上回归至最初威尼斯双年展对于社会、政治、艺术和建筑的整合,艺术家和特邀作品介入到历史建筑、工业厂房、市场摊位甚至是普通的出租公寓中,以此激发“对城中村、城市和公共空间重要性的反思”(图9)。


9 UABB中的艺术涂鸦(图片来源:UABB)


(5)非建筑公共事件辅助呈现城市生活。


除了建筑师、城市设计师及其他从业者之间的典型辩论、论坛和讨论之外,另有一系列活动将整合当地社区及非专业参观者(图10)。


10 非建筑公共事件作为城市化进程的一部分(摄影:韩爽)


(6)策展过程作为宣言。


这届展览毫不隐藏策展人的强硬立场,并获得了一个公开宣传的平台。因此用策展人的话来说,它“形成了一个反抗集权主义规划的替代空间,让边缘化的空间及被忽视的底层声音浮现。”


(7)将地方问题置于更广义的语境。


展览精心挑选了深圳之外的参与者,拓展了“城市多样性”的理念,赋予其更广阔的比较语境,进而使它在更广义的建筑语境下获得意义。展览亮点包括刘家琨的“城市庭院”探讨了与“城市森林”一样的理念;以及“全球南方”展区,汇聚了世界其他类似城市环境的专家和方案。在整个策展筹备过程中,策展人穿梭于国内外论坛,获得了多方面的反馈。


(8)过程及成果的详细归档。


2017年深双的配套出版物是一份精心制作的纸面宣言,远不止于一份展览目录。本书超过2/3的部分都在谈论策展过程、城市评估、历史变迁及社区合作。


(9)与其他地方倡导者的合作,如满京华集团与严迅奇。


最后,2017年深双也在南头古城之外寻求深圳其他地区的合作展场,它们都具备和策展团队相同的雄心。其中一个场地位于深圳与东莞边界,由香港建筑师严迅奇与当地开发商满京华集团合作,建造一个激发城市创新性的社区(图11)。尽管在规模上有很大的不同,且并没有像南头一样悠久的城市历史,但这里的新建与改建也可以作为UABB的价值体现。与打造“沉睡的现代住宅小镇”不同,开发商与建筑师相合作,建造了一个基于社区的创新项目,让城市新区充满活力。由此可见,UABB的价值可能起始于城中村,但也可以应用于城市新区的开发。



11.12 满京华展与严迅奇(摄影:和马町)


4 结论:城市策展:一项长期计划的开端


当你提出“激进的替代方案”,最有力的方式莫过于将它付诸实践,然后记录过程、测试它、使用它、向参观者和专业界开放以进行评估和辩论。这需要勇气、对理想的坚定信念和各方支持。它也要承担可能面临的批评。为此,我们应感谢2017年深双的组织者及策展人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


我们可将2017年深双的策展思路归纳如下:


(1)一个干预类型的双年展;


(2)基于当地社区的生活和需求;


(3)将城市设计与艺术和建筑相融合,藉由一块非固定的展场,将深双作为改造城市空间的工具。


南山区文体局局长周保民将深双视为一个工具,“将价值和原则传递给市民,在这一过程中让他们开拓视野、收获教育”,策展人侯瀚如补充说,“这一过程考虑到绅士化作为一种知识分子的奢侈爱好”, 相反,“深双试图在这里(南头古城)叠加一层新的肌理,让当地居民得以逐步改善和提升他们的居住环境,”孟岩总结道3)。城市本身就是最大的展场,引领未来的城市转型。2017年深双呈现为一个关注最迫切城市问题的持续讨论平台,以及为城市建筑及日常生活带来切实提升的实验室。


亚历山大佐尼斯写道,如果“建筑双年展希望在未来扮演领导角色,不是一个反现代机构,而是一个预示即将到来之幸福的‘新天使’(Angelus Novus)4),那么它就应代表文化、社会、技术和环境上的品质及平等[1]


作为作者和评论者,我相信从2017年深双可以看到深圳的未来。城市策展可作为城市空间及城市生活质量逐步改善的策略,成为一项长期计划的开端。(黄华青 译)


本论文的部分内容涵盖对2017年UABB的广泛现场调研,由笔者于2017年12月13-17日期间进行研究,包括但不限于对参与者和策展人的采访、媒体讨论和新闻发布会。


注释

1)原文语言为英语,此处使用了意大利文的"Biennale",而不是英语的 "Biannual"。

2)2016芝加哥建筑双年展的主题,由莎朗约翰斯顿(Sharon Johnston)和马克李(Mark Lee)任策展人。

3)如12月14日开幕式上所说。 

4)新天使:“将我们的目光转向过去的惊骇,希望我们不会因此变得铁石心肠,促使我们向前进”(参考文献[8]


参考文献

[1] Tzonis, Alexander. "Putting on a Pretty Face," in Fundamentals? Venice Architecture Biennale 2014, ed. World Architecture, Tsinghua University, 2014, pp. 24-27

[2] Zhang, Li. "From the Editor," in "Fundamentals"? Venice Architecture Biennale 2014, ed. World Architecture, Tsinghua University, 2014, pp. 22

[3] Koolhaas, Rem. "Introduction," in "Fundamentals"? Venice Architecture Biennale 2014, ed. World Architecture, Tsinghua University, 2014, pp. 30-32

[4] http://en.szhkbiennale.org/about/

[5] Meng, Yan; Liu, Xiaodu; Zhu, Ye, eds. Cities Grow in Difference. Bi-City Biennale of Urbanism/ Architecture, 2017 UABB (Shenzhen), 2017. 

[6] Abourezk, Alya. "The ultimate guide to the world’s architecture and design biennials," 2017. As accessed online at: https://www.archdaily.com/883886/the-ultimate-guide-to-the-worlds-architecture-and-design-biennials

[7] Han, Shuang. "2017 Bi-City Biennale of Urbanism and Architecture opens this week in Shenzhen," 2017. As accessed online at: https://www.archdaily.com/884976/2017-bi-city-biennale-of-urbanism-architecture-opens-this-week-in-shenzhen

[8] Eagleton, Terry. "Walking the Dead", 2009. As accessed online at: https://www.newstatesman.com/ideas/2009/11/past-benjamin-future-obama


作者单位清华大学


全文刊载于《世界建筑》2018 01期P141-144。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到:

相关文章